Tiking

做世上独一朵的花!

最近有点忙!——空点就更——我一定更——我没爬墙——我没有【挣扎】


马个梗 土拨鼠之日au

记个梗

土拨鼠之日au

老白和珞珈一起找到老于提供的证据后回家了,结果一觉醒来又回到了这一天

于是老白决定先把老于救下

老白结束了这一天回到床上结果发现又重复开始了这一天

老白无数次救下老于经历无数次枪战甚至已经熟练知道每一秒每一个敌人会出现几点钟方向手上什么型号的枪

珞珈看着老白在人头冒出来的时候就一枪毙了自己连枪都没有端起来一脸害怕

到了第三十天老白实在不想打枪战了于是提前去端了鼎盛合

从此老白开启花式端鼎盛合模式

第三十六次端了鼎盛合老白无聊透顶开始去吧兰库帕的一个个毒点赌场全端了


反正就是最后直到老白意识到自己喜欢珞珈才结束这个该死的循环

【没了


好了反正记个梗有人看的话找个时间写写吧大概


我总有一天要写郭老师的拉郎的。。。我简直就是他的女友粉了。。
讲个真,郭甜甜各方面都太对我胃口了。。。作为一个从萝莉时期饭人就没小于三十的不是不做女友粉都是做不起啊。。。哭了
但是,郭老师我真的
他太好了我到时候一定要找个时间好好夸他呜呜

这个真的好。。。同学的转载一下

【脑洞】一颗瓜子的自由

小瓜子计划好了周全的逃跑计划。

他再也不想在这个超市待下去了,每天担忧着下一刻会不会就会被买走吃掉。他看见和自己同根生的兄弟姐妹一个接着一个的被带走,泪水流满了他的内心。
他无法与强壮的人类对抗。他只能逃,带着那些死去的兄弟姐妹的希望,去寻找自由与未来。
他等待着铲子铲起来的一瞬间,先发制人,主动落入铲子里,再在铲子悬空的一刹那,跳向地面。
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这个计划,这样的英勇只能由一个英雄来背负。他想得太认真没意识到有只手向他伸过来。

“呔,这超市的瓜子怎么鼾了。”

两片瓜子皮落在了地上,小瓜子在这一刻获得了永恒的自由。

end
没了。我超无聊,和一个超无聊的故事。瓜子会鼾就是因为眼泪流进去了。【不是】

突然发现写文和画画的不同总是在于
写文我为了某个我特别喜欢的片段,要为了它写好多我不想写的部分,但是在这个过程里会发现好多奇妙的东西
画画就是花擦我好激情啊我想画这个想画这个然后到了手上,等会这咋画啊???这和我想的不一样啊??

哎,好羡慕那些能画出写出自己心里想的东西的仙女们。哎。
真心羡慕了

国庆更新耶耶耶耶耶耶【更前删

回复之前的文手挑战!

软件就是 有道云笔记 一个一直用手机打字的手机党。。。一直都用的蛮习惯的,自动备份啥的,虽然它还是吞过我文。。。【泪】但是还是蛮习惯的

BGM一般都是看文风变化滴,不过大部分时候开一张小莫全集循环播放写。字体这东西没注意过。。。【手机要啥字体!】

脑洞的话有一个国庆回来写的脑洞
大概就是莫中心,做着一架星星船,去宇宙里找梦见过的星星群落的故事

好了一下段子千字短打没质量。

⭐⭐
萨列里承认这绝对是个意外。
绵长的雨刚停下,维也纳各式的春季聚会都瞧着天的脸色偃旗息鼓。萨列里绕是不喜欢热闹的聚会,可待在湿闷的屋子里太久,也想去鲜活的地方体会下春天。
于是他决定去公园走走。
他选择从大街经过绝对不是因为莫扎特住在这儿——不,绝对不是。
只是这边的地势高些,街边积起的雨水可远比其他街上的少。
雨后的维也纳已经开始喧闹,马车来回经过,小孩在街边喧闹。花的裙子,颜色鲜艳的新衣服,他们为了不被飞驰而过的马车溅上泥点儿,靠着店面口跑,碰翻刚摆上花架的花,掉了满地。
萨列里走去替店主拾起,五颜六色的鲜花铺满胸膛,他被埋在花香里,一下子感受到了春天的活力。
眉慈目善的店主老妇,作为回报,送他了两朵最鲜艳的玫瑰。
萨列里把花拿在手上——枝干的尖刺被削的干净,他拿着玫瑰,走上去公园的路。
萨列里经过那栋明黄色的屋子的时候瞟了一眼,窗帘拉得紧紧的。他拢了拢自己的衣领,走过去。
多好的天气啊。
他想。
大家都会出门走走。
他又走过一条街巷,正要转弯。拐角处酒店吵吵闹闹。
萨列里抬头看了一眼。

莫扎特从二楼的窗户跳下来,紫色的外套拽在他手里蓬起的袖子被空气灌入像鼓起的翅膀。他金色的卷发飘起来洋洋洒洒的,冲着与他下落方向相反的地方扬起来,是一颗流星划过的注脚。他冲萨列里笑,
“萨列里大师——”
他仿佛全然不知自己正处于下坠的困境,在那么一瞬的时间里,萨列里张开手。
张开手握玫瑰的手,用一个拥抱迎接这一颗星星。
他把他撞的满怀,黑发的音乐家向后踉跄。肇事者埋在他的怀里咯咯笑。
“萨列里大师,您下午好啊!”
他的手臂挽在萨列里肩上,他那双写出绝美的乐章的,弹奏出欢快乐曲的,指绘着一整个乐队运作的手,此刻就挽在他的肩上。他感到一阵迷茫的花香扰乱他的大脑,和莫扎特的笑声一起盘旋着。
他刚想询问这一切的缘由,就被打断。
“莫扎特!——”
楼上的胖女人从窗口穿出尖锐的叫声,“你要是下次再逃单!这儿的大门永远别想再为你打开!!”
“苏珊大妈!我早已和您亲爱的女儿说好了用快乐的曲子支付——这多美好!”
“该死的音乐家,我这儿可不是什么慈悲的教堂,随便拿来施舍的!我才是老板!你要用钱——拿钱来交换你要享受的一切。”
“哦——不——”
莫扎特还没松开手,他没意识自己还待在别人的怀里,或者他也不在意——把头埋到萨列里怀里,
“我什么钱都没带。”

萨列里从他的怀抱里抽离,任由手中的玫瑰落到地上,他抬头对楼上怒视他们的女人说。
“我来替他支付吧。”

待萨列里付完账单从酒馆里走出来一后,莫扎特还在原地带着。不过他早就蹲在地上,看着那两朵落下的玫瑰花。
“您看——他们被您丢到地上都落上了污水——啊,太感谢您替我支账单了!”
“没事。要是脏了,就把它丢掉好了。”
可莫扎特把那两朵鲜艳的花儿捡起,
“留着他——直到枯萎——哎,您瞧我快乐的一天都被毁掉了。”
“您为什么非要跳下来。”
“我瞧见您走过来了!反正您会接住我的,给您一个惊喜,开心吗!”
“哈!您看我可不能在外头玩了,邀请您到我家去,我把钱还给您,在聊聊音乐,尝尝美味的下午茶。”
他把手伸向萨列里,作出邀请的姿态,
萨列里看见莫扎特拿着两朵还滴着雨水的玫瑰,毫不在意。
他觉得他没法拒绝,在一个春天结束了漫长的雨季的午后,没有人能拒绝来自一朵玫瑰,一个莫扎特的邀请。
他用他在朦胧雨后露出光的语气,轻松地说,
“为什么不呢?”

end.
不打tag啦

自勉

摘纪录:

Not being heard is no reason for silence.
没有被听见不是沉默的理由。
——雨果《悲惨世界》


感谢推荐

请给我点面子陪我玩下吧。。。这个图都收了好久想玩好久了。。。
爱您们么么扎!